人妻交换

小惠

8.0

小惠

躺到了小蔓柔软殷实的床上,我的这小姨子真能享受,床上是花里胡哨的绸缎床单,还有一人高的长忱,软绵绵的拥到怀中夹在腿里像极人的身体,也许有一地方就经常跟她的小穴磨擦着,说不定还沾霜带露的。




  “建斌……快过来帮手,那龟头老是不伸出来。”岳母在窗底外叫我,我噗嗤,唧唧哝哝吃吃地笑,心里一乐就应着:“我来啊。”




  到了厨房里,静娴正手拿菜刀在刀砧上跟着王八较量着,那家伙缩头缩脑,让她手忙脚乱无从下手。我从她的后面双手挽着她的臂膀,把她一个身子挪了位置,看来厨房是狭隘了些,她丰盈厚实的屁股在挪动间贴着我胯间,我乘机用鸡巴顶了她一下。




  “妈,让我来吧,看我怎么收拾这龟头。”




  我接过她手上的刀,她拿眼盯了我说:“说什么啊,听着怎就这么别扭。”




  她穿着白色的纯绵碎花长裤,无领无袖的小褂圈着小围腰,在她突陷的腰际里结着好看的蝴蝶结。




  我跟她要来一根筷子,横架在王八的面前逗弄它,让它伸出头来咬了筷子,就是一刀,那龟头血淋淋地跳了起来,静娴笑得如花似锦连声夸奖着:“你行,你小子真行。”




  “妈,记住啊,龟头一逗弄,它就出来。”我示意她将围裙给我系上来,她解开身上的围裙双手环绕着我,嘴里吃吃地笑着:“你小子,就是没好话。”




  我刀卸八块麻利地剖开了王八,她就在边上为我准备些佐料,她轻纱的碎花裤子太薄了,能见到她屁股上的红色内裤,像她这年龄的女人,还穿着这般艳丽的内裤,看得出春心还没泯灭。那一抹红晃得我心燥气浮,里面该是怎样的绮丽景致,一想到这,就有云腾雾蒸轻荡飘舞的感觉来,这妇人真的值得探究探究。




  “嘿,好香啊,建斌好勤快。”一声脆亮的声音,小媛闻香而来,把头探到了红烧王八的锅里,深吸着鼻子。“小心,别把眼珠子掉下去。”我说笑着,她就用手扶着我的肩膀说:“张平就不会做菜的,小蕙真是好有口福。”




  我把手肋一顶,刚好顶在她胸前两陀肉呼呼的奶子上,心里不禁一阵酥畅,手肋究意犹末尽地拐起,就在她的高处磨研了一下。她没在意似的,还像小孩子般地使劲往上凑。




  这些丰盛的菜肴就在我跟岳母跟大姨子粘粘呼呼拉拉扯扯中大功告成,摆到卓子上也是色香俱浓,岳父举着酒杯深抿一口,脸上也洋溢喜悦,两个小孩等不及地已动了筷子,我们这些做大人的争相举着酒杯向岳父说着些寿比南山福如东海的废话,见着我一言不发,木纳地跟着别人举杯,小蔓用脚在卓子底下狠蹬了我一下,我用眼横瞪着她,让她别多管闲事。




  静娴也举着杯子说:“我也代表你们爸爸敬你们,这些年来,总算是家里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对啊,你们喝吧,张平现在正是前途无量的时候,小媛的事业蒸蒸日上,你们都要向他们学。”许德贤赞赏着说。“小媛,你那个红旗飘舞的舞蹈我看了,可以把场面扩大啊,再热烈一点。”




  “爸,我学校里就那十多个老师,都上去了。”小媛说,曾是幼师的她这些年办了一舞蹈学校,搞得有声有色风头正劲。许德贤就说道:“让那些学员也上吗。”




  “我也这样想过,再说吧。”小媛回答着,张平就给岳父酎着酒说:“爸,你就别操心,她会干好的。”




  “建斌也不错,小蕙在酒店里都升大堂经理了。”静娴也说。




  “就是,小媛你们现在孩子也大了,不用操那么多的心,那像我们。”小蕙说着。“妈,不如你搬我们家吧,帮着看可儿。”我这老婆这下说到我心坎了,我看着静娴,唯恐她不答应。




  “我没关系,就看你爸的意见。”静娴说着,许德贤也就说:“那倒可以,只是时间不能太长。”我心里暗暗地高兴,但还是心有余悸地看着其他人,小蔓就撮着嘴:“小蕙你也太自私了,我们这怎办。”




  “小蔓,你就算帮姐姐了。”小蕙甜甜对着妹妹笑。一顿午饭就这样过去,饭后,在厅里支起麻将卓,我的老婆小蕙当仁不让抢到了一席之地。




  张平跟小媛各据一方,岳父是一向不屑玩这种低级趣味的玩艺,回房里睡午觉,小蔓好像是插不上足,把那座位让给静娴,乘着他们抛骼子定方位正嚷得糟乱时朝我努着嘴儿。我就到了她的房子里,她装模做样地看了一会牌,也就回到她房里来。




  我正在她的床上闭着眼养神,她上前来朝我的耳根哈着气,我用手摸着她的腮帮,她就悄声说:“我们出去吧。”“去那啊。”我吻着她的脸颊问。她就拍了我一下:“我怎知,你说。”随即又轻声地说:“电影院。”




  “好的,前后走吧,我先去。”说走说走,我弄响了手机,边出了她的房间边装腔作势地对着里面推辞着,还把一副苦大仇深的脸色挂了出来,然后对小蕙说:“学校里有个事,我去去就来。”




  静娴充满关怀地对我吩咐别忘了早些回来,小蕙打出了一张牌让张平糊了,嘴里就咕哝着:“就你学校那破事,周末了也不让人清静。”




  我把车点着了,还没等里面的冷气凉了,小蔓就妖妖娜娜地走来,她穿着白色的衬衣和红色的裙子,上面的衬衣紧窄束身,裙子却宽松飘荡,一付悠闲清新的打扮。




  她到了车边,回头四顾见没人注意着,就匆匆地钻进车里,我把车子驶到了电影院,这时候,电影院里并没多少人,里面的冷气丝丝直往外冒,我们要了一个包厢,把门一闭两个身体就纠缠到了一块,我雨点一般地亲吻着她的脸、眼睛和嘴唇,她投桃报李也吮吸着我。




  我一手搅着她的腰一手环抱她的脖颈,干柴烈火般地把那包厢搅得炽炽的火辣,她挪开我的嘴唇大口地喘着气,又扳着我的脑袋紧贴上去更加猛烈更加痴醉的咂动,腾出了双手就在我的身上尽致地摸索,一只手从我的裤腰插入,裤带紧束着,在那地方她的手老是伸不进去。




  她不着边际地搜索皮带头,怎样努力也解不开,最后竟又烦躁打消了念头,干脆就卸下裤子的拉链,从裤排处直接就攒到了我的鸡巴,一经让她擒着了,她的手就兴致溢然地把玩套弄,又是在龟头上摩挲摁按,又是紧握着鸡巴的根部摇晃,她还嫌不够,又想着伸出去另一只手,真要命,别把我的裤子撑破了,我自己把裤带子解了,又连同内裤一起褪去大腿,人却坐到了沙发上。




  透过窗口,银幕上也有一双男女在一起缠绵,她并没坐到沙发,只是在我的两服腿间蹲下身,一双手把弄着那根疯长了的鸡巴,把它贴到了脸颊上摩挲,我这才闲着解她衬衣上的钮扣,把上面的两颗解了,手就抚摸从她的腑下转到了后背,在那带子上摸索,她拍开了我的手,却在乳罩的前面脱了扣子,还娇嚅着我:“真傻。”




  我张开扇子般的手掌一下就捂到了她的奶子上,弹性十足的一对乳房在我的磨研下胀饱了起来,由刚刚柔软变得有些沉沉质感,我的手掌心有突硬如豆的那么一点尖啄着,用食指一拨弄,她的一个身子就哆嗦着。




  “喂,你现在的奶子丰满起来了,赴得上你姐了。”她将我的鸡巴按到嘴唇边,不时伸出舌头舔了一两下,说着:“是吗,我也有觉得,是不是我胖了。”




  “没有,是经历男人多了。”我说着手却更加贪婪挤压着。




  她说伴装生气地用手轻拍着龟头,却又是另一种滋味,如同羽毛拂过,“我那有那么多男人啊,我那有男人啊。”说完,又再把脸贴上,我记着早上跟小蕙已弄过,太苍促了还没洗干净,又不敢直接说出来,就双手在她腑下一挟,把她捞到我的腿上,急急地将她的裙子掀了,沿着她的大腿往上抚摸,一下就触到了她毛毵毵,湿哜哜的小穴,原来她显然是有备而来,连底裤也不穿的。




  她双手圈着我的脖子,这时脸就压向我的肩膀上,嘴里喃喃地说:“你可不能笑话我。”




  “傻瓜,怎会呢。”我亲咂着她,双手绕在她的屁股上,在粉馥馥肉奶奶的屁股上捻压,两根手指掰开她小穴的肉瓣,中指就在那条细缝上上下下擦动,她坐在我怀中的身子就扭摆不停,很快,湿淋淋的中指就在两片肉瓣的顶端那儿颤抖一样地轻摁。




  那儿有萌芽一般稚嫩的一小米粒,越加撩拨,米粒就渐是显现,很快地胀成豆子,畏畏缩缩、扭扭昵昵地不敢见人一样的羞涩滴滴,她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了,黑暗中无法看清她的脸,但能感她的脸贴在我的脸颊上腾腾的炽热。




  我托高她的屁股,一手扶着粗大的鸡巴,腰板一挺就整柄尽根地插了进去,她的屁股一沉,腰肢反而挺直起来,一下就紧密贴切地套桩做一起。




  她在上面欢快地跃动不止,我的双手扶着她的腰肢,随着她的起落帮衬着,我的鸡巴如高举指天的宝塔,昂然屹立任由风吹雨淋,小蔓看出也是情炽欲热,小穴每一次的吞纳都夹带温湿的淫汁,浇淋在鸡巴上有极舒畅的快意,看出她是累了,起落的节奏变得缓慢呆滞。




  我的鸡巴却还暴胀着不甘就此罢休,我让她抬起屁股,然后反转她的身子,把她压到了窗口的护拦上,鸡巴摇晃着像醉酒的头陀,长驱直入地挑剌进去,她的脑袋晃动了一下,腰身更低陷了一些,把白皑皑的屁股抬高了许多,我就气喘如牛地尽致纵送,鸡巴挥击着舞出好多花样出来,有时是急促的点击,有时却缓慢地抽耸。




  银幕上又换了一部片子,刚开始时音乐高亢激越,她欢畅的淫叫也就肆无忌惮旁若无人,我感到扶着她的手越发沉重,她的整个身子快要瘫痪,小穴里一顿抽搐,锁咬着鸡巴好像进出不那么腻滑,就有一股炽热的精液浊浊地往外冒,我知这小女子已到了魂飞魄散的时候了,就挺抵着鸡巴在那小穴里不敢妄动,适时却摇晃屁股磨弄那么几下。




  我下身紧贴住她,把她拥回到了沙发上,她的小穴里还套着鸡巴就坐到我的小腹上,一个身子软软仰躺到怀中,我双手环绕她的腰,两人气喘吁吁地休息。




  “小蔓,你爽吗。”我的嘴唇在她的耳根、发梢那儿徘徊。




  “好爽快的,和你在一块我总把持不住。”她说着:“几天没做了心里就堵着慌,脾气也燥了好多。”




  “你该找个人嫁了,那就好了。”我的手在她奶子上抚弄说。她扭过身来对着我的眼睛问:“我嫁了,你还要我吗。”




  “那不好,会害了你。”我的手停住了按在她的奶子上。




  “我不管,你要答应我。”她别过头去说。“其实我跟那警察是上了床的,他总不能把我弄到兴奋起来。”




  “别说到这么伤感好吗。”我用两根手指夹着她的奶头把弄着,腾出一只手来又揣到她的小腹,在她疏稀的毛发里抚摸,她的皮肉紧绷水滑,充满着青春健康的气息。她就耐不了寂寞把屁股筛转着,每一次磨研都把我的心提升到了喉咙间,虚飘飘空捞捞地无处着落。




  我将她放倒到了沙发上,整个人就覆盖到了她身上,她高跷着双足迎接我锐利的进迫,我高悬着鸡巴,重重地压落下去,这么几下猛烈的撞击,她的身子在我的胯下起先是颠簸地迎接着,越到后来越是不敢,还将双手顶到我的胯间,有时竟发力地防御。




  她小穴里的水渍越发的浊浑,粘滞滞地鸡巴如入沼泽,看出小蔓真是阴虚心颓,我这才放出万戽精液,如同泉水涌冒倾泻而出,淋浇着她一声怪叫身子僵硬地动弹不了。




  我是估摸着小蔓快到家了才离开电影院,家里的麻将还没拆台,小蕙是赢了钱,看她眉飞眼舞的样子我一进门就大叫:“老公,你才回来。”




  “建斌,你就做晚饭吧,妈把本钱捞回来再说。”静娴也对我说,敢情他们全都在待我做饭。我很不情愿地说:“小蔓那,还没回家啊。”




  “她回来了,发烧,烧得脸通红。”小媛打牌也像她人一样,轻声细语地,把骨牌轻放进中间。我猛然进了小蔓的房间,她已躺到了床上,我扑向床边,就摸着她的额头,她对我绽开了笑脸,悄声说:“没事的,我只是困泛得厉害,就想躺下睡。”




  “这下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真的受了寒。”我长吐一口气,小蔓说:“我回来急了,脸还红着那,怕让人看出来,就说感冒了,都是你,把我弄惨了。”




  我俯下身亲亲她,就到了厨房去,一瞧,连岳父也在那笨手笨脚地择菜,我就更没话说了,系上围裙忙开了。




  第二天晚上,就按说好的,我跟小蕙过来把静娴接到我家去。




  可儿乐不可支地将眼睛笑得像蝌蚪的两点,也跟着小蕙屁颠颠地帮着收拾衣服,小蔓没在家里,德贤孤独地在厅里泡茶喝,我有点于心不忍:“爸……我们把妈接去了,你习惯吗。”




  “瞧你说的,没有事的,不是还有小蔓在家吗。”老头挥手把话说得豪情万丈,停了一下,还是摆脱不了儿女私情:“你们周末就要送回来。”




  “那当然的,只要你一电话,立马我就送过来。”




  这时,我们两个男人的眼前不禁一亮,岳母静娴穿着白色的旗袍,薄缎上描龙绘凤,素净间增添了一份厚重的色彩。




  妈的,咱这老祖宗怎就能想出这玩艺来,比起西洋的坦胸露背,旗袍更有着影影绰绰的诱惑。小蕙不禁感叹地赞赏:“妈妈真漂亮。”




  静娴一张瓜子脸油光飞彩,“这是张平出差送我的,也没穿过。”




  “不就去闺女家吗,穿那么隆重干嘛。”德贤咕哝了一声,我的眼珠子却更多地停留在旗袍那高开叉的裙裾上,随着她的走动,里面的一抹白肉就耀眼地晃动,等你想再仔细地探个究竟,却又闭合上了,逗得人痒痒的,抓耳挠首的干焦急。静娴对于住到女儿家显然很高兴,不经意地表露出迫不及待的样子。




  车子进了我们学院,在宿舍楼前停下,静娴下了车,对着半山那里一幢幢崭新的楼房问我:“建斌,那些楼真漂亮。”




  “妈,那是教授楼。”我对她解释说,她笑着对我说:“什么时候你也能住上。”




  我哑口无言,这地方等级分明,绝无一夜飞黄腾达的幻想,我从牙缝里吐出:“慢慢熬呗。”




  “妈,我老公现在就不错了。”小蕙帮我说:“在这拨人里他还算年轻。”




  真的是我的好老婆,小蕙就是这样,安于现状易于满足。




  可儿一定要帮着拎行李,我只好分给她静娴的小提包,她遇到了住一楼里的同事,兴高采烈地说:“我外婆来带我了,我现在不用到你们帮着看了。”同事拉住我问:“那是你岳母,那么年轻。”




  静娴好像听到了,脸上有一丝羞涩,更多的是兴奋,走上楼梯也步伐轻盈,两瓣肥大的屁股也摇摆出万种风情。家里就两间房子,我早就收拾好了,放上大小两张床,静娴就说我:“一张床就够了,我跟可儿睡一块。”




  “不行,让她自个睡。”我把她的衣物放在床上,并要帮放到衣柜里,对着花花绿绿的那些衣物,还有女人的那些小玩艺,她显然不自在,就说:“我自己来吧。”




  我就坐到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看着她曲折玲珑的一俱身子在旗袍底来回扭动,她的奶子十分丰隆,一伸臂一展腰,两陀肉峰就欢畅地跳跃着,腑下锦绣的一撮毛发,不浓不疏柔软服贴,让见惯了现在时尚女人光滑的那地方自有另样的韵味。




  小蕙从卫生间洗完了澡出来,没进了房间说:“妈,我替你放好了水,你洗吧。”她回过头来,见站在门槛的小蕙只着轻薄的睡衣,里面女人的一切原形毕露,又面对我见我一副司空见惯习已为常的样子,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过。




  我再呆不下去了,就挺身而出起身子走出门,跟在看电视的可儿玩耍着。




  那段日子里我都早出晚归,学院里没安排我的课,就是带着校队训练。午饭前后的那时间却很充裕,小蕙依然两天一夜班地在酒店干得有滋有味。这天,她上晚上六点钟的班,白天闲着在家就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静娴现在跟这里的其他家熟悉了,有时也到他们家里打打牌。




  静娴揣着碗米饭指着阳台外面问:“你们怎么三天两头的洗被面床单。”




  小蕙让她这一问,倒不知该怎回答,只是涨红着脸,我赴忙道:“我们都赤着脯睡。”




  “学着那些外国人了,小蕙也是吗。”她就笑着,小蕙也说:“妈,这样睡着舒服。”




  “女人可不能这样,至少也该着条底裤。”她说完,就起身收拾饭卓,小蕙也帮上手。“妈,要是张老师家里太热了,就搬到咱们家。”我曾到张老师那看过,大热天的老头赤脯只穿大裤衩,男男女女有些不成体统。




  “老张也真是,总舍不得开空调。”静娴说,我忙解释:“老张已退休了,没有我们那些补贴,自然要省俭着,这不怪他。”




  午饭后,我都痛痛快快地片上一觉,就是不为了下午那堂高强运动量的训练课,也该为小蕙养精蓄锐,我这老婆只要有空一定会缠着不放的。上了床,小蕙的一个光滑的身子紧挨着我,大腿也就盘绕了起来,那腿上端毛茸茸的在我大腿上一蹭一蹭,我就抚摸着肉呼呼的后背说:“睡会再来,你妈还没出去。”




  “我不的,做完睡才睡得香。”没有说完,竟自个翻过身来,骑到我的肚腹上,我双手就捂到了她胸前两团柔软丰盈的肉球上,慢慢地研磨按捻,一下就把她的情欲点燃了起来,挨在我肚脐的小穴有些汁液渗流了出来。




  我的鸡巴已高昂地挺立在她的屁股沟,她后手捞着,把屁股一耸,动作娴熟地尽根吞纳了进去,一旦让我的鸡巴插进她的小穴,小蕙脸色马上就泛起融融春意,眼角齐齐向上一挑,汩汩的滟光晶晶透亮,胯间也不敢耽搁,起起落落急急促促驰骋不停,每一次的挫顿,胸前的奶子也跟着欢腾扑荡,嘴里哎哎呀呀自己编出激荡洋溢的曲调来。




  以往我总是让她在我的身上折腾到她累了,再动手收拾她,今儿我知道岳母就在家中,一心要让她领略我征服女人的本领,就把小蕙推到了床沿,我下了地扛起她的大腿,狠狠地一拱,把粗硕的鸡巴一下就插到她的底里,她长嚎一声,我说:“别大声,你妈听到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她说着,也抬高了屁股,我就再使劲地挑插,迭迭不停地纵送,弄出了啪啪啪肉跟肉相博的声音来,还有床垫咯吱咯吱摇晃的响动,小蕙嘴胡呼乱喊把全世界女人对男人最亲蜜的称呼都送给了我,没一会,她就高悬着脑袋,半仰起身子来,嘴里叫着:“我不行了……快射……我爽够了……快点给我。”




  我知她已到了穷途末路,也跟着把紧绑的神经一忪,精液就源源不断地喷射出来,她双眼一翻,身子重重向后一躺,整个身子如同搁浅了的鱼儿,僵直地横躺着。



更多爽文请访问:www.ais11.com

影片评论

首页

视频

下载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